[免费注册][请登录]亲,欢迎来第一娱乐!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全屏播放幻灯播放

第一娱乐讯 张黎在谈到《四十九日·祭》的创作初衷时候这样表示,“新意不是我(拍摄《四十九日·祭》时)所追求的,对于已经发生的惨案,我们可以宽恕,但历史绝不容许忘却,这是我拍摄这部作品的态度。太多太多惨剧让人不忍直视,太多太多的牺牲和救赎让人感动,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同时也更令我明白一点,就像巴尔扎克所说:有些罪过只能补赎,不能洗刷。”

因此,改编自严歌苓《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换了名字叫做《四十九日·祭》,试图全景式展现大屠杀前后49日的南京——与其他在支线上注水的改编作品相比,这样的改动无疑是很赞的。然而,从成片来看,空有这种野心,实现不够。

成片用了大量的篇幅展示南京城屠杀前从国军高层到普通士兵、从日本屠杀者到普通南京市民、从国际安全区的救援者与遍地伤残的战士——在之前的影视作品中,尚未出现如此大篇幅的、全景式展现南京大屠杀这一座城的模样。然而,如何在展现这样的图景同时做到戏剧高效,《四十九日·祭》几乎是失败的。

实际上,电视剧有两条清晰的线索:玉墨因爱而生的自尊,因而在最后的逃难时机逆向逃回南京城;法比因惨状陡然而生的勇气,在末日的南京成立因缘际会救下的一个个逃难者,无论以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视角带入,都可以看见日本兵是残暴的、国军高层的弃城而逃是无奈的、安全区的保护是无能为力的、普通士兵是炮灰、整座城即将沦为地狱时平民是惶惶不可终日的……然而,《四十九日·祭》舍弃了统一的视角,导致所有的图景都只是碎片的随意拼接,看不出清晰的逻辑顺序,观众得到的依然是一座城的记忆碎片。

摄影师出身的导演张黎其实并不擅长于叙事,但以镜头渲染浓郁的情绪,是他的拿手好戏。这些并无通常逻辑与视角的碎片,确实能够让77年之后的观众感受到当年南京城末日来临前的混乱和无力。这些从原作延生开来的南京的全貌,由于缺乏有效的戏剧故事和细节支撑,这种渲染只能是呈现出一种主观的强迫性,从观众的角度来看,便是故事松懈、叙事芜杂、剪辑混乱,整部戏缺乏亲近性。

十集之后,以书娟为代表的女学生和以玉墨为代表的妓女都进入了教堂,这也进入了严歌苓《金陵十三钗》小说的核心大情节——妓女与女学生之间的对撞,以及最终的和解、保护,戏剧性的人物关系与事件终于出现。在这一种原有的人物关系之外,张黎强化了男人(保护者)与女人(被保护者)这一种人物关系。即便是这种原小说中已存的关系和后来强化的这种具体的人物关系,依然呈现出非理性、主观性、悲观主义、强烈的生命激情等张黎作品常见的特征。

可以说,《四十九日·祭》是接近张黎、远离严歌苓的作品。而张黎的这种情绪和直觉优先于叙事,电视剧绝非合适的载体。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四十九日·祭》:创作野心大于实际呈现

 

第一娱乐 - 娱评编辑:Lily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发布的所有的文章 、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猜你喜欢

    点击热词

      1ENT智投

      最星闻

        星璀璨

        名模荟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公司动态| 开放平台| 广告服务| 合作专区| 网站地图|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扫一扫,手机阅读,更方便! 微信阅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