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访问第一娱乐!

精神病患陈奕迅:药下太猛,却不能停

comment.1ent.com.cn 2013.08.08 09:36 来源:第一娱乐

第一娱乐讯 近日唱歌选秀在荧屏上大火,传统唱片业依然集体无聊,唯一能让人兴奋的,大抵只有陈奕迅那张《The Key》了。

发片没几日,朋友圈中的文艺女青年们开始纷纷分享起《斯德哥尔摩情人》, 与此同时,将“也许早已恋上共绑匪,苦海慈航”“全赖我忍受,才令你享受”这类金句换做签名者众,朋友们是否在借歌抒情,迫某某渣男于心有愧,不得而知,只知道,这回,陈奕迅加林夕,又将中国好故事,唱进了都市男女心坎里。

奉劝大家,这张专辑别细听,因为听久了,再读读词儿就容易抑郁,那感觉总结下来,似求药治病,却顿觉下药太猛。《主旋律》嘛,三个字,你懂的,Too Young,So叛逆,一点也不主旋律,《斯德哥尔摩情人》在讲虐恋,唱得是从忍受到享受的恋人,带感,撩拨,骚动,《近在咫尺》是渣男的表白,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是对前度的心心念念,《告别娑婆》句句递进的“决不轮回”,将佛教哲理讲得犀利、执拗,又让人欲罢不能……

拿这款钥匙开这社会的门,难免不会手抖、心颤,因为这些随时引发共鸣的词句,太像每天都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隔天又看到拍案惊奇的社会新闻。

然而,开出《The Key》这剂猛药的所长陈奕迅,想必也病得不轻。

1996年的时候,他尚正常,少年青涩,模仿张学友唱腔……后来,都怪黄伟文。

“是我夜了吧?最后这分钟到场,待热情尽过,方看到场内灿烂灯火。”这是1996年年末,新人陈奕迅的第一首派台歌《时代曲》。写这首歌时,黄伟文暗藏私心,他那年觉得“陈奕迅是一个时代终结的新人”,他在后来采访中说,“一个唱得这么好的新人,在一个Uncertain(不确定)的环境下出世,都有他可歌可泣之处”,于是在那个交接时代,本该去子承父业的建筑学毕业生陈先生虽入了娱乐圈,却没像别人一样唱大路情歌,小情小爱,他所唱,同“马照跑、舞照跳”不那么合拍,像抱着双臂,于喧哗中高唱寂寞。也是从接到这首歌起,原本不在乎歌词的陈奕迅开始钻研词句,愣是把自己逼成了首首好词穿上身都有型有款的“Super Model”。

那时唱片为他创设的宣传语也是“这个年代再没有这样的声音”,《时代曲》悲壮地,为青年陈奕迅指明了一条有别于俗咖的品质之路。

十几年过去,歌坛许多人来了又走,陈奕迅还在唱,港乐的精神、内涵,被陈奕迅扛了许多年,无人真正接棒。如今的陈奕迅和周杰伦一样,还是港台乐坛两颗孤独矗立的大树,身上有太多标签、责任、目光,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好在,他们依然在玩。

可同时陈奕迅还是个Super Star,他依然得撅着嘴拍广告,唱唱主旋律歌曲……要精神也要面包,自是招来吐槽声不断,歌迷嫌他满世界飞卖饮料,演唱会太多了被指圈钱,大家还嫌他声音越来越沙,而有关老婆徐濠萦的种种,似乎是错,一错再错,都是错。

约他访问,难,但一旦坐下来谈天,他大聊特聊到忘了时间是常有的事,不过言谈间,稍微敏感点的人,都会品到他的辛苦。被香港八卦媒体洗礼的过往,让他愈发慎言,内心的犀利只能小心挥发。到了内地,他也偶尔像朋友一样,小声同记者说,代言都是经纪人谈的,我只是不Say No而已,但转年,他的新广告又会播出,他甚至在电视选秀上露脸,开一连25场的个唱,或许到年底,他又会重堕轮回,被各色靠谱或者不八卦包围……

一次见陈奕迅黑脸,是他在记者会被一群汗流浃背的记者们围在正中央,一个关于“你是不是有点疲累,出专辑是否太过稠密”的问题,终于让他堆笑的脸冷下来,他面无表情反问:“你觉得是吗?我觉得你应是这样觉得。我很羡慕你的肤色,你的精神状态比我好很多,白里透红,我真的有点累……我是不是曝光太多?如果你们觉得太多我就可以休息一下,没问题的,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是第一次亲自感觉到,那个Super Star陈奕迅内心里憋着一种病,只有当被问到新专辑曲目的时候,他才会兴奋地对着镜头说,“没关系就算你最后剪掉,我还是要说,《听一千遍后》和《还要不要走》真的是很有型的歌。”

或许,对于陈奕迅这样“病入膏肓”的Super Star来讲,玩分裂倒是一种灵魂出路,所以他才会微博里一半吹神,一半所长,这样才可以一面装疯卖傻跟上娱乐节奏,一面犀利深沉揭露时代的冰冷内核。

刚结束的“Eason’s Life香港演唱会”,他似是更癫了,自封世界级歌手。唱《单车》与大家握手时,看到有观众拿手机拍照,他一气之下拿走观众手机,认真说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对着这么小的屏幕,是不是这么急着传上网,你们已经拍了全场!你们就不能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吗?” 后来,他还拿出章子怡开玩笑,“我有一阵子都不会再在香港开唱,因现在已是世界级,我认识章子怡,她坐我隔壁,我还不是国际级?”

歌迷宠溺地说他为人搞笑,但认真。有空可以计算一下,这些笑话之中,哪句是讽刺,哪句是自嘲,哪次大笑只是为了掩饰尴尬,或者不愿意说谎。

私以为,《The Key》中最适合陈奕迅唱的并不是那些虐恋情深,反而是《阿猫阿狗》。这个哪怕再接无数商业代言,还是会趁一个星期的假独自旅行挤地铁的家伙,早年曾说,“香港若只有我会很可悲”,这话一语成谶,香港不是没人再唱,只是被看到的越来越少,港粤文化的疆土越缩越窄,只有他,唯有他,追光下,一个人唱,唱到声沙,洪流之中,坚守着,疲惫,却也难以顺流而下。

不知道,《阿猫阿狗》中那句“快活莫过于不奢望成就”,是不是他当下最渴望的事。

陈奕迅

陈奕迅

陈奕迅

陈奕迅

陈奕迅

陈奕迅

陈奕迅

 

第一娱乐 - 编辑:鱼小陌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发布的所有的文章 、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1ENT智投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合作专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