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问茶 一杯茶的禅意人生

@旅游频道 2013.05.19 09:18 来源:第一娱乐
关键词: 武夷山,问茶

第一娱乐讯 北苑是南宋时期福建的一个地名,在福建南平建瓯东峰镇焙前村后的一个山沟里,那里有一方摩崖石刻纪录了北宋时期福建茶的历史,也奠定了北苑在福建茶历史上至高无上的地位。

这块巨石有2米多高,地面周长大约有10米,巨石的北面刻着80个巴掌大的字。内容是这样的:建州东,凤皇山,厥植宜茶惟北苑。太平兴国初,始为御焙,岁贡龙凤上……用现代白话文来解释是这样的:在建州(今建瓯县)的东面,有一座山叫凤凰山,山里有一处叫北苑的地方特别适合种植茶树。从宋朝太平兴国初年(976)开始作为宋朝官焙(皇家制茶的地方),每年向朝廷进贡龙团凤饼团茶。

在中国的茶历史研究领域对“北苑御茶园”的地点一直存在着争论,虽然宋代有那么多的文学大家在他们赞美讴歌北苑茶的诗作里都明确了北苑茶产自建州这个地方,但是一直没有实据出现。直到这块巨石被发现,才终于确定了北苑的地点,“坐实”了北苑的历史意义。一路行去,土路上时不时冒出灰色墙砖的碎块,田垅上也有很多灰砖搭砌的地方,那砖扁而窄,后来看到福建省博物馆发掘时拍的照片,遗址的地面都是这样的灰砖。遗址被填埋了,北苑历史被快速翻开了一下,那些曾经有宋代茶工们脚印的地面被阳光温暖了片刻,又重新回复了原先的寂静。

北苑之所以成就为中国茶历史的一个辉煌,是因为在一个几千年帝王统治的国家里,朝廷的认可和鉴赏,在老百姓的思想中,应该就是一个传奇的开始,甚至是一个足以夸耀千百年的故事。关于北苑,有几个关键词:建瓯凤凰山、宋徽宗、龙凤团茶。宋徽宗赵佶是一个风流天子,喜欢一切高雅的东西,比如茶。因为他的喜欢,臣子们就变着法儿给他做好茶,一个茶,被君臣们玩出了许多的花样,就连那些文人们也附庸风雅,为一个北苑茶写下了那么多的诗词篇章。

在北苑监督造茶的福建路转运使丁谓有诗说:“投进英华尽,初烹气味真。细香胜却麝,浅色过于筠。年年号供御,天产壮瓯闽。”诗中流露出一个督造茶叶的官员的骄傲和意气。同是为皇上造茶的福建路转运使蔡襄的诗却明确清晰地将北苑茶冲泡细节描写的清新自然:“兔毫紫瓯新,蟹眼青泉煮。雪冻乍成花,云闲未垂缕。 愿尔池中波,去作人间雨。”范仲淹的《和章岷从事斗茶歌》是最著名的描写北苑茶的诗作。诗中头四句就极其入神:“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自古栽。”而宋徽宗赵佶的《宫词》“今岁闽中别贡茶,翔龙万寿占春芽。初开宝箧新香满,分赐师垣政府家”中表达的却是天子得茶时的踌躇满志。

蒸青碾压茶(龙凤团茶)被陆羽推崇,从唐至宋几百年,最终走向末路。北方游牧民族出身的元代统治者不喜欢这种过于精细委婉的茶文化,一般的士大夫和平民百姓又没有能力和时间品赏,及至明太祖朱元璋天下安定之后,洪武二十四年九月下诏罢造龙凤团茶,蒸青碾压茶遂成了历史的绝唱!龙凤团茶不仅是贡茶的上品,而且是御贡的传世名品。这一切,都让北苑、让建州走入了中国茶历史的殿堂,如果不是宋代君臣的宠幸,福建的茶怎么会有这等的荣幸。

宋代北苑团茶实为天下的珍品、绝品、稀品。

宋代是北苑的黄金时代,也是福建茶的黄金时代。这就是那个时代,那个奢华精致的时代,那个用玉水注、黄金碾、细绢筛、兔毫盏来喝龙凤团茶的时代!

美器兔毫

以凤凰山为起点,沿着建溪支流南浦溪上朔十几里路,就到了一个叫水吉的小镇。水吉属于建阳,历史上建阳是一个文化昌盛之地,考亭书院是朱熹晚年讲学之地,朱熹在这里建立了“考亭学派”。历史上和建阳有关系的著名人物还有宋代著名法医宋慈等人。建阳还是中国历史上三大刻版印刷中心,再有就是著名的“兔毫盏”了。

兔毫盏也称“建盏”,是因为兔毫盏的窑场在建州辖地的缘故。建窑坐落在水吉镇后井和池中村一带,窑场分布在芦花坪、牛皮仑(包括庵尾山)、大路后门和营长乾(又名社长埂,包括园头坑)等处,总面积约12.6万平方米。

北苑茶的制法现在已经失传,同样北苑茶的喝法也失传了。根据文史资料揣摩,北苑茶的喝法是一种细致而奢靡的茶道,它的工具就十分奢华,是所谓“玉水注、黄金碾、细绢筛、兔毫盏”。宋人喝茶先要用黄金做的碾子将茶饼碾碎,然后再用细绢做的筛子筛过,筛过的茶末倒在兔毫盏里,然后用碧玉水瓶的沸水冲入,白色的茶沫泛起,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图案,君臣比较谁的图案最为美丽谁就是今天的赢家。范仲淹一句“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将宋人们斗茶时的盛况抒写的淋漓尽致。在武夷山的茶博园里有现代雕塑家做的一组雕塑,把宋代斗茶的场面再现了出来,表现的就是“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千手指”的瞬间。

中国的饮茶习俗具有悠久的历史,自汉唐以来品茗就十分盛行,入宋以后,品茗演变为斗茶,成为比唐代煮茶更为细腻奢靡的品茗艺术。斗茶讲究生活情趣,追求喝茶意境。宋代宫内喜好,宋徽宗常与王公贵族和臣僚们“斗茶”,上行下效,迅速风靡全国。蔡襄的《茶录》和宋徽宗的《大观茶论》以及苏东坡、范仲淹等一批文人雅士的诗文中,都把“斗茶”描写得维妙维肖,无形中对“斗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无论贵族皇室、公子哥儿,或是布衣之家、平头百姓,无不以“斗茶”为日常生活的一项乐事。

《茶录》说:“茶色白,宜黑盏”,这样黑白分明,一目了然,所以斗茶家们都对黑釉茶盏(碗)情有独钟。所谓“茶色白”是指茶的泡沫是洁白的,在黑色的茶碗里就十分醒目。宋徽宗也在《大观茶论》中赞美兔毫盏:“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彩色也”。兔毫盏为宋徽宗及臣子文人们喜爱,是因为兔毫盏盏内外变幻莫测的兔毫、油滴、鹧鸪斑、曜变等纹样美不胜收,这纹样的产生一是依靠釉料配方的变化,同时又依托窑内烧成温度与气氛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纹理,往往在意料之外,如同“鬼斧神工”,具有很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兔毫盏器形以碗(盏)为主,兼有少量灯盏、钵、高足杯、罐、瓶等;造型古朴,胎体厚重、坚硬,胎色灰黑;釉汁肥厚,胎釉结合致密。建窑因而成为建窑系黑釉瓷器的命名窑场。

建窑兔毫盏是斗茶最好的器皿,所以因为北苑茶,又有了兔毫盏。奇妙的是一个茶,一个盏,相距太近,都在建溪的支流上,只有当你亲自沿那碧水环绕一路寻去的时候,你才会感叹什么叫人杰地灵了。茶依盏显,盏为茶贵,北苑茶和兔毫盏就这样并肩进入了中国茶历史的殿堂。

下梅茶路

武夷山因茶兴市,历朝历代在武夷山的周边都有许多因为茶而兴盛的集市,例如星村,例如赤石,还有就是下梅。

下梅的地名源于村外的梅溪,梅溪是武夷山东部有名的溪流,因它发源于梅岭,因此叫梅溪。梅溪全长50多公里,下梅村位于梅溪下游。下梅当溪畔的老街曾经是繁华的茶市,而下梅被世人所知全是因为一部热播的《乔家大院》,电视剧的背景故事更是“万里茶路”的传奇。所谓“万里茶路”指的是由武夷山下梅村为起点,一直通达俄罗斯恰克图的一条茶叶运输线。每年茶期,在下梅收购精制后的茶叶通过梅溪水路汇运至崇安县城,验押之后,雇用当地工匠达千余人,用车马运至江西河口(现在的铅山县)。而后改为水运至汉口,达襄樊,转下梅茶路唐河,北上至河南社旗镇,而后用马帮驮运北上,经洛阳,过黄河,越太行,经晋城、长治,出祁县子洪口,于鲁村换畜力大车北上,经太原、大同,至张家口、归化,再换骆驼至库仑、恰克图。

邹家是前朝做茶的大户人家,靠做茶攒起下梅这一大片宅子,一个江西人,来到福建做茶,做到了和山西的常家联手铺成下梅到俄罗斯恰克图的万里茶路的辉煌。2000多米长的当溪将下梅村一分为二。清康熙年间,邹氏父子出巨资对当溪进行全面改造,除将当溪南北岸陂改造成街路外,还在当溪各段修筑了九个埠头,以便发展水运。商贩们用竹筏这一水上交通工具,载着茶米油盐、布匹五金,进入当溪进行交易。

如今,穿行在当溪两旁的骑楼边,当年的商店门楣还在,当年修建的9个码头旧址还在,然而物是人非,原来整日舟楫往来的繁忙的当溪,只有在5天1次的赶墟日时才会变得热闹一些。

盛极一时的邹家为下梅留下了许多精致的民居建筑,而成为今天人们追寻武夷岩茶辉煌历史的依据。砖雕、石雕、木雕和墙头彩绘是下梅古民居最精彩的部分。民居门楼无一例外地饰以精美的砖雕,体现豪华和富贵。砖雕以浮雕为主,也有镂空雕。内容多取自历史人物、神话传说、民间吉祥风物花卉等。图案讲究精雕细刻,人物造型逼真,环境描绘贴切自然,寓意深刻气韵灵活,展现了丰富的文化韵味。石雕主要用在础石、门当、石鼓、花架、池栏、井栏、水缸等物,既是实用品,又是装饰品,不失为赏用兼备的工艺精品。下梅古民居的木雕亦是精彩纷呈,有挑梁、吊顶、桌椅、栏杆、窗棂、柱础等,尤以窗棂为最,窗户以透花格式为主,是四扇、六扇、八扇为一樘的格扇窗。窗棂有叙棂、平行棂等,最大限度地加以美化。下梅现尚存完好的民居有邹氏祠堂、西水别业、邹氏大夫第、施政堂、陈氏儒学正堂、邹宅闺秀楼、方氏参军第、程氏隐士居等民居近40 幢。

邹氏家祠是下梅民居的代表作,是邹氏在与晋商经营武夷茶叶获得巨大利润后,耗巨资建成的创业丰碑。也是雄踞于村落中心的标志性建筑。邹氏家祠门楼气势宏阔,砖雕图案丰富多彩。门两侧的“木本”、“水源”,是两幅篆刻横披。意思是说一个家族的繁荣昌盛,如树木一样,有赖于深深遍布在乡土中的根;又如江河之水,有赖于源头的涓涓细流,揭示了邹氏追思祖先,不能忘本的理念。我们看门楼左右两侧圆形砖雕图,分别刻着“文丞”、“武尉”的象征意义,希望子孙后代能文能武,人才辈出。神坛上供着祖先灵位和邹氏艰苦创业时的扁担麻绳。每至清明祭祖时,都要供奉扁担麻绳,借此激励后人要知道创业的艰辛,不忘祖先功德。

天心问茶

福建的茶世界真的是一个奇妙而浩瀚的天下,纵观全世界,没有哪个地域有这么丰富而多样的茶品种。就那么几片绿色的茶叶,被福建的能工巧匠们整出了那么多样的茶来。初涉福建茶世界,开始的眼花缭乱是肯定的,当我自己第一次站在武夷山三姑街上,看见街边鳞次栉比的茶店的时候,我也有晕眩的感觉。

我幸运的是,一头扎进了天心永乐禅寺。史料记载,那著名的大红袍原来就是天心永乐禅寺的庙产,我的岩茶探访之路就从天心永乐禅寺开始。

天心永乐禅寺建于唐朝德宗贞元年间,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根据清朝董天工《武夷山志》记载,天心永乐禅寺座落在武夷山之中的天心峰,“犹天之枢极也,故名”。

从第一个山门一步一步朝九龙窠的深处走去,一路上随时有“石缝中”的茶树投入眼帘,大多是一两棵的茶树或者在石窝里,或者在岩峰上。从近处去看茶树下面的土壤,才会真正理解什么叫“烂石”,才会明白为什么武夷岩茶有岩韵的说法。多少年的风吹雨淋,红褐色的岩壁上不断剥落下来碎石,这些碎石又逐渐化为粗糙的土壤,正是这样独特的土壤才养成了武夷岩茶的独特韵味。

武夷岩茶有正岩、半岩和洲茶的区别,所谓正岩应该是产自武夷山中心区域“三坑两涧”的茶,倒水坑、牛栏坑和惠苑坑,流香涧和悟源涧。在这些地方的茶园土壤都是这样的“烂石”。而所谓“半岩茶”是指整个武夷山区域内同样土质里生长的茶,它有部分的烂石,但是没有武夷山中心区域那样纯粹。洲茶准确是指溪河边上沙洲上的茶园产的茶,后来扩大为武夷山中心区域之外的茶园茶,当然洲茶是没有所谓岩韵了。岩韵是一个十分抽象的概念,只有常年喝正岩茶的人才能够体会,但是难以表述。也询问过许多茶人,也没有谁可以准确地描述出来它的含义,正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吧”。

沿石阶亦步亦趋走进了天心永乐禅寺,迎面是雄伟崭新的大殿,问过了僧人,就朝竹林里面古老的殿堂找去。石阶旁,一块不大的石头立在草坪上,走近了去看,一句谒语“千言与万语不如吃茶去”投入眼帘。传说这句谒语源自已故的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当代著名佛教界诗人赵朴初先生,他对武夷岩茶赞颂有加,题诗写道:“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年偈,不如吃茶去。”

历史上大红袍就是天心永乐禅寺的寺产,关于那几棵大红袍的坎坷身世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的。天心禅茶还是台湾名茶冻顶乌龙的鼻祖,清咸丰五年(1855年),台南人林凤池到闽考试,中举后,乘兴游览武夷山。林凤池对武夷岩茶钦羡不已,向天心永乐禅寺老方丈表达了想引种武夷茶的愿望。老方丈便赠送武夷“青山乌龙茶”种苗36株,并嘱咐:“此为武夷乌龙茶佳种,希细心培育,如能分栽广植,则子孙享用不尽”林凤池携苗而归后引种成功,成为今日著名的台湾冻顶名茶。

武夷岩茶(大红袍是岩茶的品种之一)有“老茶”之说。所谓老茶,就是年代长久的干茶,说的是大红袍祖庭武夷山天心永乐禅寺,在漫长历史中多次被战乱或大火损毁,又多次重建,某次重建中,师傅从弥勒佛的大肚子里发现了许多不知哪个年代遗留的大布袋,里面装着茶叶,喝起来有独特的韵味,由此人们知道把岩茶放起来就是“老茶”了。

武夷岩茶极品“大红袍”名称的由来,就是一泡老茶的故事。说是1385年(明洪武十八年),一个叫丁显的举子进京赶考,一路风餐露宿,到达武夷山时偶感风寒,天心寺僧人便泡了一大碗老茶让他喝下,第二天丁显居然痊愈。丁显继续北上,行前留下话,承诺如果高中状元,一定回来报答。结果可想而知,高中的丁显将皇上赏赐的红色披风盖在九龙窠那几棵茶树上,大红袍就这样诞生了。

1985年,有一个叫陈德华的茶人,繁育了几枝大红袍母树的茶苗,由这几枝茶苗不断无性繁育,大红袍才在武夷山大面积种植,我们百姓今天才可以喝到从前皇亲贵胄才喝到的稀世珍品。

茶作为“国饮”,是中国人特有的健康饮料。饮茶最初是出家人的饮品,具有收敛、静心、寡欲、安神诸种效果,有助于打坐参禅。中国茶历史上第一个种茶的人是僧人,第一本茶书写于寺庙,最好的茶也都产自寺庙。“茶”字拆开来就是“人在草木间”,这样构成的“茶”字本身,就充满了禅意。

你看,当煮沸的水高高地冲入盖杯里的时候,黝黑油亮的干茶刚被热水浸泡,便开始散发香气,若有徐徐微风,茶香会很快弥漫开来。

武夷山问茶 一杯茶的禅意人生

武夷山问茶 一杯茶的禅意人生

武夷山问茶 一杯茶的禅意人生

武夷山问茶 一杯茶的禅意人生

武夷山问茶 一杯茶的禅意人生

 

第一娱乐-编辑:鱼小陌
相关阅读:
1ENT智投
最星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