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明星频道 2014.01.15 10:11 来源:第一娱乐

第一娱乐讯 那天北京还是很热。跟倪妮见面的地方既不下雨也没有空调。离机场不远的大房子,是某个艺术家的工作室,有惊人的顶高和开电扇即跳闸的电路系统,到处都摆放着已完成或待完成的雕像,形状奇特而存在感极强。倪妮很喜欢这样的地方。“我喜欢这种创作的环境,布置得很凌乱,但又有明确的结构和层次。周围都是作品,还有墨渍,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T恤、牛仔裤和双肩背包,刚出现在门口的倪妮就像个已经通过面试的大四姑娘,年轻但谈不上幼稚,表情柔软又有可察觉的刚强,安静而精力无限,可以随时开始工作,不会主动提出休息。乍一看完全让人想不起《金陵十三钗》里柔媚的眼神和飘忽的身姿,但骨子里的硬气和拼劲儿还是清楚地印在皮肤上。

她化妆时我们开始闲扯,聊家乡,聊文艺,聊人生态度,聊梦想,简直像是1980年代的宿舍火锅局。她也像这个年龄且见过世面的漂亮姑娘一样,活得明白,想得飘渺,目标清醒而复杂,努力地在努力上进和内心安宁之间构筑平衡,人生观貌似成型,但还没最后晾干。她聊天时也确实是这样,诚恳、话痨、无所谓,自我和本我的关系基本融洽。“我真的是一个追求自我的人。尤其是,作为演员,你得有自己的个性,本身工作就已经是经常要做别人了,生活中就更要做自己。当然,还是会有很多人觉得,你生活中肯定也是在演一个自己……我只能说I don't care 吧。”

也许是为了贯彻“演自己”的决心,倪妮最近与现实生活男友冯绍峰共同出演了电影《我想和你好好的》。这部由微博红人编剧的电影走极端范儿,讲了个纠结而拧巴的爱情故事。有毒舌的网友直言“就是一个描述如何成功逼疯男朋友”的电影。拍戏辛苦,秋冬天里倪妮要穿着背心短裤站在大街上。情节也极为虐心,“一个特别敢爱敢恨的女孩子,没什么心眼儿和心机,不会害人。但她爱得太要命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爱,她希望别人好,但不知道怎样别人才会好。而她希望的那种方式,在别人看来可能特别无知,特别没道理。”电影里娇蛮任性的倪妮,现实中手长腿长,安静乖巧,像一个瓷娃娃可以被放置在任何场合。

“刚开始可能会想得很悲观,觉得没有人理解你,但你其实也不需要这么多人理解你。世界上最不稳固的就是人情。人心是会变的,要是为了这么个变化无常的东西去改变自己,那纯粹就是把自己消耗掉。还是得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拿出自己的想法给人看,这时候再有人找上你,那就是真的认同你这个人的。”她不再渴望太多人的理解和认可,也不否认自己不时冒出的极端化倾向,直说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在这个社会上活着,难免辛苦。她也很清楚自己不爱社交,略躁动的青春期之后,就越来越不喜欢闹腾。“所以你想要的就是静的状态。就是这样。我特别认同一个日本导演的话,说好的演员都是没有太多朋友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瞬间就被击中了。”

不过人毕竟还是得跟世界发生关系,单独的个体,再自我又有什么意义呢?正好我又得像平时一样解释我们的刊名;嫉妒,从字面到情绪的游戏。大概这也是最普世的人际情绪,不顺的时候嫉妒别人,顺的时候被人嫉妒,都在所难免。作为正常人类,倪妮当然也嫉妒过别人,特别是在从前。但她也经历了积极的调整,“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啊,想活得越来越好,就得用发现的眼睛去看人,看事情。想往好的方向走,就必须把那些负能量转变为正面的东西,让自己越来越好,决不能通过嫉妒和恶言。”而且她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做得够不够好,在电影院里看着自己在屏幕上走来走去,“会反复地想,早知道的话,这儿还可以这样,那儿还可以那样。心里也明白,这就是我作为演员不成熟的地方,所以在电影院里看自己的电影经常会觉得遗憾。”

倪妮最新的电影叫《等风来》,拍的也是她这个年龄的故事,演完用情过深的无知少女,倪妮便在尼泊尔拍了这部电影。这个宗教气氛浓郁的南亚国家给倪妮印象极深。她本就对虚无飘渺的东西兴趣浓厚,即使明知很难也执着于某些终极问题的答案,也不怕被说成是文艺青年。到了这个遍地豪华寺庙和善男信女、人与自然联系紧密的国度,她难免被震动。关于梦想,关于自我和社会角色的冲突。她演的主角程羽蒙是个在社会角色中迷失自我的杂志编辑,像其他毕业不久而活不清楚的年轻人一样,习惯着职业性的谎言并渐渐模糊对错,过着“别看我混得不怎么样但我看不起的人还真多”的日常白领生活,在这也不屑那也看不惯中日渐空虚。终于她阴差阳错地去了尼泊尔,并开始了蜿蜒曲折的找自己之路。

“当时我看到他们在拜一个神,是主管Judgment 的,很多人上那个神坛,脱鞋跪拜,特别虔诚。我就很诧异他们为什么那样。对待一个他们心中的神,可以这么敬仰。”说到尼泊尔,她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见闻。他们去了三个地方,齐德旺,博卡拉,最后是加德满都。齐德旺到处是原始森林,连酒店都叫Jungle;博卡拉靠近雪山,有著名的费瓦湖和鱼尾峰,全世界的顶级滑翔教练都喜欢聚集在这里,因为“这儿的风景是他们见过最美的”。剧中的程羽蒙就在这里滑翔,“等风来”。她没有得到真正的希望或诱饵,但却得到了曾经不能设想的满足和平和。到这儿才有点像现实里的倪妮。

当然,这远远不是倪妮自己的生活。她没有实现大学时进公司当白领的梦想,但那样的梦想比起她如今的生活和工作,已经遥远得毫无可比性。她告别了很多小时候的想法,但还在尽力去顺其自然— 这话说出来略有矛盾,好像随波逐流还得绷着劲儿,但真漂过的人谁能不懂这个意思。有时也吹牛,比如扯到感情,她便和同龄的女孩一样,难免对自己的觉悟和成熟越吹越过— 比如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能去仔细了解,“越了解,就越发现他和你想的不太一样,就会失望。所以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会给自己留空间,不去自己找破灭的东西。”扯到这儿我终于不忍再听下去,决心插嘴:“真的假的?”她也绷不住乐了出来,退回半步:“唉,只能说希望能做到吧。”

“如果风要吹你去一个荒岛,只许带三样东西,带什么?”

“刀,还有亲戚朋友的照片。想不出第三样了。”她不假思索地说。

说到作品, 每一部她都有说不完的话。说到《金陵十三钗》,虽然故事发生在她长大的南京,但那个南京离她已经太过遥远,远得像是曾经统治这里的洪秀全和蒋中正。上学时当然集体去过纪念馆,但“那种感觉也不一样”。那毕竟是遗迹,不是电影中活生生的惨祸,“虽然很悲痛,很沉重,但还是不能体会到那一天那一刻的感觉。看到尸骨,会为他们愤怒;看到一个碑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名,会为他们的青春感到遗憾。但还是不能切身感受到那一刻的绝望。”

没想过当演员的倪妮,曾经看电影只是因为兴趣和学习,从来不去想电影幕后的故事,对那些东西毫不关心。那时候的她倒更接近于程羽蒙的青年时代。作为普通的大学姑娘,一直到大三都跟名流世界毫无关系,那时候她在实习,“见识过很多比我优秀太多的人”,看着同龄甚至更年轻的孩子们在职场上熟练驰骋,办事利索,待人大方,“就让人觉得很佩服”。

她也曾对自己深感灰心和失望,“觉得什么都干不好,不知道自己离开大学了要干嘛,怕没有公司会要我。”倪妮说,从大一开始,一直到大三的前半部分,她都在这样的状态中,一直到张艺谋的出现改变了她的轨迹。身处这种半灰暗半家常的后青春期,大学时代的倪妮有着同龄人都有的软弱。“那时候最想要的是认可,因为总是被否定被打压,所以特别迫切,想得到别人的肯定。”倪妮的路一开始也是机缘巧合,被老师推荐去见张艺谋的副导演。“我以前从来没想过当演员,所以当初就是一个从来没想过的事突然发生了,不会太重视,不会觉得那就是我的生命,不会觉得我要怎样怎样把握机会。”所以她就还是过她的日子,让事情顺其自然,甚至不止一次错过了试镜的机会,直到她终于觉得,“一件事你错过了很多次,它依然能来找到你,那何尝不去一试呢?”

于是她去了试镜,什么都没准备,只是用南京话和英语作了自我介绍,“估计是看看发音吧”。没想到真做了演员,原状维系不了了,但她还是尽力想保持自然心态,“我特别怕麻烦,特别怕事情复杂化,所以我对这一行越来越了解,但我的感觉还是没有变化。”

终于一朝成名,全国人民都在电影院里看着她说南京话扭动身体。就那么几天之内,一个曾经只有最多几百人认识的人成了几千万人的熟脸儿。当时她还挺高兴的,“很多人认识你了嘛,你大发了嘛。”然后便是繁忙的2012 年,不停地拍杂志片,拍电影,合作对象从老牌明星到文艺导演。也接受采访,拿奖,参加活动,还谈了万人瞩目的恋爱。时间一长,加上热度不减,她就逐渐开始想明白了—不能当自己是明星,只是得真的成为一个好演员。她没让自己有什么大的变化,仍然在网上听歌,看万人转发的宗教故事,不忙的时候也看自己微博后面的评论,认真读但也可以不当回事。“做我们这一行的,很多时候别人都是在娱乐和消费你,但你要是也跟着娱乐和消费自己的话,那你就不用在意别人这样做了。”对演员这个职业和明星这个身份,她也越来越分得开,“别人喜欢你,就是喜欢你的作品。他们喜欢的是玉墨、喵喵、程羽蒙。要让自己认清楚,他们喜欢的,是那个幻象。”她不再要求别人短暂和口头的认可,而是亲人和朋友真正的、无条件的关心。跨进演艺圈两年,她最好的朋友,还是大学时代同寝室的两个室友。

后来的作品都不再是《金陵十三钗》般的超大制作,而是文艺或小爱情或台式清新。这也是她自己想要的。“我还没做到可以等大制作找上门,没到那个不用担心票房和自己演得怎样的地步。我要像所有新演员一样,慢慢锻炼和磨炼,直到炉火纯青的那天。”

倪妮还有新的戏要演,还有好的恋情在发展,也刚成为SK_II 大中华区新晋代言人。幸运,爱情,还有那些不可能的事,都会有备而来。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Jalouse》一月刊 倪妮讲述爱和不可能的事

 

第一娱乐-编辑:鱼小陌
相关阅读:
1ENT智投
最星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