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娱评频道 2014.12.12 14:38 来源:第一娱乐
关键词: 神雕 小龙女 武侠 电影

第一娱乐讯 只论项目成败的话,新《神雕侠侣》自开播以来营造的持续热度是成功的。对陈妍希版小龙女排山倒海的吐槽,“小笼包”、“飞天猪”、“五魁首六六六”、“历代小龙女谁最美”、“甜蜜台词曝光”……各种图文段子让朋友圈和微博持续刷屏,收视与话题齐飞。

这样的情景并不陌生。去年新《天龙八部》问世时,对张檬版“神仙姐姐”王语嫣的吐槽如出一辙,同样拉动关注热度——这几乎已成一个套路。其中固然有“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大众怀旧情结作祟,但也无法否认这样一点:新版关键人物的选角相当“正确”。之所以“正确”,不在于选角是否合乎人物特点,而在于能否挑动大众最为敏感的那根神经。尤其是在盛产一次性、消费性娱乐产品的眼下,宣传营销、收视率、话题榜都是掌控及衡量娱乐产品成败的要素,刺得够狠够辣,往往比搔得又麻又痒更让人反应激烈、记忆深刻。与郭敬明、张一白等人类似,于正也是这方面的行家。拍《笑傲江湖》让东方不败变性,拍《神雕侠侣》把小龙女“拉下神坛”,切莫以为都是偶然闲笔。

这或许只是当下武侠言情剧生产套路的一个侧面风景。更大的病灶在于,自十二年前张艺谋电影《英雄》问世以来,国产武侠片唯美是从,遗毒匪浅。拨开华丽的面纱,窥见底下却多是一片苍白,“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当代,幼稚化是所有文艺作品的倾向”。沿着这个路数一路杀过来的国产商业大作,曾经身陷所谓“视觉盛宴”的泥沼不能自拔,至今在国产武侠剧里随处可见后遗症状:大块浓烈的色彩,世外仙境般的外景,飞天遁地的特效,以及苍白的桥段与对白……

“对,我就是幼稚”——柯震东在电影里早向陈妍希这样哭诉过。不少人对近年影视剧的形式美美哒与内容幼稚化忧心忡忡,比如台湾电影学者焦雄屏诧异地问过,“什么时候电影可以不讲究剧情、美学、表演、剪接、摄影这些门槛,直接变成商品植入广告总汇与时尚杂志内页呢?”不过,在MV、时尚杂志、CG大片、网游动漫伴随下成长的这一代,偏偏对接收这样的作品全无障碍。而迎合他们,最极端的姿态就是跪舔。这边厢投其所好,那边厢照单全收,或者也会边看边骂,爱恨交加,然后浸淫于这一类美学趣味中,渐渐地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新《神雕》不是时尚杂志内页,却是玄幻修真小说的封面插画,是网游Cosplay的造型美照。其实与《小时代》一样,一古一今,是一胎所生的兄弟。占尽天时的是,它有金庸小说做底子。而金庸小说之所以被一再改编,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不必过多在原著内容上耗费心力。也即是说,其中的武侠文化精髓与价值取向,可以千古不动,创作者改编者能把更多心思用在旧瓶新酒、奇技淫巧的计算上。

包括不厌其烦地将视觉影像最大程度地唯美化,力求华丽与浪漫遍布,古典与新颖交织。如你所见,从新《神雕》目前已播的剧集和片花可知,陆家庄被真花假花插满庭院,这是童话狂欢嘉年华的路数;李莫愁与陆展元邂逅要在大片向日葵花田里(所以是“花田错”?),如同《十面埋伏》中的乌克兰花海重现——不要嫌弃花田太小,小龙女与杨过练“玉女心经”的花海还会更绮丽壮阔。

也包括剧情与台词应时而动的改写。新《神雕》开篇已出现重写李莫愁的大动作,而台词中的“我欲度你成佛,却被你累成了魔”、“这个老前辈虽然疯疯癫癫,但人却是极好的”……半文半白,夹杂琼瑶风、甄嬛体、网络语。原著中“黯然销魂”、“忧愁暗恨”的古典意境化为人物声嘶力竭的“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的世俗化言说,是为娱乐快餐。

小说《神雕侠侣》的结尾极为动人:杨过夫妇与众人道别,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如果照现在的拍法,估计会是郭襄泪挂两腮,扯着杨过断了臂的一只空袖呐喊吧:“你为什么不爱我?”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新《神雕》解读 这个时代的暴发户美学

 

第一娱乐-编辑:鱼小陌
相关阅读:
1ENT智投
最星闻